聚焦|后金融危机的十年

1518357428

iWeekly

2008年美国金融海啸,伯南克和耶伦用超乎寻常的手段,重新将信心和增长带给美国的市场,并引领这个国家的经济走出苦难的深渊。伯南克和耶伦的时代经历的是危机爆发、收拾残局、走向正常化的完整过程,就好像伯南克打了上半场,耶伦要完成下半场。这两位曾经的大学教授在担任美联储主席期间,保留了循循善诱的风格,利用“前瞻指引”等手段,与市场保持充分沟通。美联储应对危机的成功经验,也正被欧洲中央银行、日本中央银行等世界其他央行所借鉴。

▲2008年10月2日,交易员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工作。

“2008年3月16日,是个寒风刺骨的周日。那天午后,我打完一场室内网球后返家,一进门,就接到一通我做梦都想不到的电话。”前任美联储主席阿兰·格林斯潘在他的书中这样回忆道。打来电话的是美联储理事会的一位资深官员,告诉格林斯潘的消息是,“美联储刚刚宣布将行使它几十年来未曾动用过的一项法定权利——鲜为人知但威力强大的《联邦储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这一条款允许美联储在“异常和紧急情况下”,向“任何个人、合伙制企业或股份公司”发放贷款。而在这个早春的周日,美联储授权纽约联储银行向摩根大通提供了290亿美元无追索贷款,用以帮助它收购岌岌可危的贝尔斯登公司。

当时已经82岁的格林斯潘,曾在1987至2006年间担任美联储——这一全球最重要中央银行的主席一职。在那一刻他也许不会想到,接下来的十年间,他将目睹美国陷入犹如1929年大萧条时期的经济危机之中,而他的两位继任者伯南克和耶伦,将用超乎寻常的手段,重新将信心和增长带给美国的市场,并引领这个国家的经济走出苦难的深渊。


学院派主席

或许很难将伯南克和耶伦的时代完全割裂来看,因为他们所经历的是危机爆发、收拾残局、走向正常化的完整过程。在2014年2月3日,耶伦从伯南克手中接过美联储之时,她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继续完成前任已经启动的退出量化宽松,实现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进程。就好像伯南克打了上半场,耶伦要完成下半场。

耶伦与伯南克配合打满“全场”,现在看来的确有很多“必然”。在进入美联储之前,两位都长期在大学执教。伯南克在普林斯顿大学任教17年,耶伦则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执教鞭。学院派的背景也深深植入他们在美联储的决策之中,最重要的体现就是“放开手脚”。

▲2016年,耶伦、伯南克和经济学家保罗•沃尔克(右)在纽约参加讨论会。

伯南克担任主席期间(耶伦于2010年10月起担任其副主席),面对着因次贷危机而起的金融海啸,将美国的银行业、金融市场和经济基本面都卷向深渊,他大胆采用了前所未见的处理方法。令格林斯潘惊讶得直接发放惊人的纾困贷款,拯救多间非银行金融机构就是其中之一。这一手腕正源于他长期研究大萧条历史的经验,伯南克认为健康的金融系统与较大范围的经济效应密切相关。大萧条时期,正是因为中央银行没能对挽救银行破产潮做出必要的努力,才使得美国的经济衰退远比像英国这样银行系统较为稳定的国家严重。除了及时且几乎是不计成本的纾困救助外,伯南克也将自己在2000年提出的“量化宽松政策”付诸实施,成为央行“及时干预思路”的延续。而这一系列超常规手段的大胆应用,反过来也丰富了中央银行的传统“工具箱”,令全球央行未来应对动荡时刻,可以有更多的发挥余地。

“如果你没领会,我再仔细讲讲。”

格林斯潘曾有一句经典名言:“如果你觉得领会了(我所说的),那你一定是误解了我的意思。”但如果请耶伦或者伯南克来重说这句话,那么很可能是“哦,如果你觉得没有领会我的意思,那我再仔细讲讲。”

这两位曾经的大学教授在担任美联储主席期间,保留了循循善诱的风格,利用“前瞻指引”等手段,与市场保持充分沟通。

如果你去问一位交易员最讨厌什么,相信他们中的许多人会告诉你“不确定性(uncertainly)”,没有人愿意身处一个动荡不安的货币环境中。担负起后金融危机时代美联储主席重任的伯南克和耶伦,采用了一系列市场并不熟悉的非常手段。因此他们的前任格林斯潘那套晦涩难懂、含混不清的话语体系不再适用,让外界快速准确地了解美联储的动作变得至关重要。

▲耶伦的前任伯南克在华盛顿的一个活动中。

伯南克和耶伦都灵活使用了“前瞻指引”的方式,清楚地告诉市场,什么是我们的目标,什么是我们的底线;如果未达目标,我们会怎样操作;达到了目标,又可能做怎样的调整;假如触及了底线,也将不惜代价等等。这样的方式大大节省了沟通成本,市场不再需要从字里行间,甚至主席的表情中胡乱猜测,可以从容地制定长期策略。

开放包容的中央银行

尽管美联储在危机之中选择使用了新颖的应对手法,但这些方法并非美联储首先使用。比如“量化宽松”就是伯南克2000年为日本央行货币政策提出的建议,以应对深陷长期通缩的日本经济,日本央行于2001年率先运用这一手段。“前瞻指引”同样是在1999年由日本央行率先使用,更乐于运用这一工具的则是在2008年起担任加拿大央行行长的马克·卡尼。美联储灵活运用这些工具应对危机,本身也展现出伯南克、耶伦时代的美联储开放包容的面貌。而这或许也促进了全球央行体系间的交流,从人事的变化上,我们就能够看出,比如来自加拿大的卡尼,2013年卸任加拿大央行行长后,成为了英国央行行长,如今他将带领这家300多年历史的中央银行应对英国退欧给经济带来的挑战。又如长期担任经济学家的拉詹,临危受命成为了印度央行行长。经历了后金融危机时代,人们发现国籍或者是否拥有官僚经验,不再成为中央银行人事任命上的障碍。

▲美联储大楼位于纽约下城区,耶伦离开时获赠了一面办公楼上飘扬的联储旗帜。

美联储应对危机的成功经验,也正被世界其他央行所借鉴。2008年美国的金融海啸,引发骨牌效应,并在2009年触发了欧洲多国的主权债务危机。在“欧债危机”爆发后,欧洲中央银行正是借鉴了美联储的应对之策。一方面联合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组成所谓的“三驾马车”(Troika)向危机国家及时纾困;另一方面,从2015年初开始启动量化宽松政策,刺激市场信心,提振经济。同时欧洲央行也设定“前瞻指引”与市场保持沟通。当然,欧元区与美国并不相同,尽管统一货币的政策制定由欧洲央行执掌,但各国的财政政策仍各自为政。在2018年初,欧元区经济略有起色之时,欧洲的政局则面对着新的不确定:德国组阁迟迟未定;意大利大选即将举行,疑欧派势力消长仍存变数;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独立问题悬而未决;主要国家中仅有刚刚选出马克龙担任总统的法国稍显乐观,但一国之力仍不足以对区内经济带来决定性影响。欧洲央行是否能够复制美联储应对危机的成功,尚待观察。

但经历了后金融危机的十年,全球央行和金融市场至少看到了一种可能:或许我们可以拥有一个更加开放包容、充分沟通的中央银行体系。


iWeekly+2008年后美联储的一些政策

量化宽松

量化指的是扩大一定数量的货币发行,宽松即减少银行的资金压力。指中央银行在实行零利率或近似零利率政策后,通过购买国债等中长期债券,增加基础货币供给,向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资金的干预方式,也被简化地形容为间接增印钞票。量化宽松政策所涉及的政府债券,金额庞大,周期也较长。一般来说,只有在利率等常规工具不再有效的情况下,货币当局才会采取这种极端做法。即量化宽松下,中央银行对经济体实施的货币政策并非是微调,而是开了一剂猛药。


纾困救助

外部纾困救助(Bailout),是一个口语化的非正式经济学术语,由bail和out组成,意指出面拯救一个企业或国家免于破产,或防止金融危机蔓延的手段或计划,这个词主要在2008年金融海啸以后流行。外部纾困充满争议,在金融危机的最严重的时候,政府用纳税人的钱来救援一些破产的银行,公众对此很是愤怒。与之对应的是内部纾困机制(bail-in),又叫债权人纾困或债券估值打折,主要内容是要求问题机构的债权人勾销部分债务,或同意进行债务重组,从而降低控股。


前瞻性指引

前瞻性指引是各国央行通过引导市场对未来利率的预期,使市场预期与央行目标预期靠拢的现代货币政策工具。1999年,日本央行就率先使用了前瞻性指引这一非常规货币政策引导市场。2008年,美国爆发次贷危机,美联储开始频繁地使用前瞻性指引以获得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操作空间,可以清晰地观察到美联储的前瞻性指引越来越精确,越来越短期化。这样的方式大大节省了沟通成本,市场不再需要从字里行间,甚至主席的表情中胡乱猜测,可以从容地制定长期策略。


内容来源于《周末画报》

撰文:杨一

编辑:万有道

图片:视觉中国


·关注我们·

2018-02-13 杨一

iWeekly

周末画报移动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