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责任的自由”:莫迪领导下的印度新闻业

1585893133

iWeekly


印度卫生部4月2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当天20时,印度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升至2069例,累计治愈病例156例,死亡病例53例。然而,在艰难的疫情下,印度国内民众能接收到的信息却比较有限。

自1947年脱离英国独立以来,印度的新闻自由在保护本国民主方面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现在,这里的记者越来越感觉受到了“攻击”。他们说,自从莫迪2014年上台以来,他的政府一直试图控制该国的新闻媒体,尤其是电视广播,几十年来没有哪位总理能做到这一点。与此同时,政府高级官员向新闻媒体施压——斥责编辑、切断收入来源、下令税务调查——以掩盖他所在政党将印度从一个宽容、宗教多元化的国家转变为一个坚定信奉印度教的国家的行动中更为丑陋的一面。

 

疫情中的印度新闻业

随着冠状病毒的流行,莫迪更加明目张胆地试图控制媒体报道,就像其他棘手的事件一样,一些印度新闻行业的高管似乎也愿意配合。

就在宣布对13亿人实施全球最大规模的冠状病毒禁闭之前,莫迪与新闻行业的高管会面,敦促他们发表有关政府的努力的“鼓舞人心的积极故事”。随后,在封锁令50万农民工滞留、一些人死于高速公路沿线之后,他的律师本周说服最高法院下令所有媒体“发布官方版本”的冠状病毒发展情况。

 

一个由主要广播公司组成的协会很快对法院的裁决表示赞赏,但许多知识分子表示,这是对印度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的又一次攻击。

印度的媒体世界是巨大的:超过17000份报纸,100000份杂志,178个电视新闻频道和无数的网站,成千上万的Facebook账号自称为新闻发布者,YouTube上充斥着从房地产趋势到警方突袭的各种地方新闻简报。

 

但莫迪的部长们一直在敦促商界领袖切断对独立媒体的支持,慢慢地扼杀了他们的运作。他的政府向媒体所有者施压,要求他们解雇批评总理的记者,并要求他们停止播放令莫迪所在政党难堪的节目。

就此,莫迪得到了一大群网络盟友的支持,他们诋毁和骚扰独立记者。警方表示,印度教民族主义者是2017年杀害印度最激进的女记者之一高丽·兰科什(Gauri Lankesh)的幕后黑手。和其他民粹主义领导人一样,莫迪和他的部长们对任何公开批评都感到愤怒,无论是来自企业高管、外国领导人,甚至是学生。

 

《纽约时报》认为,在很大程度上,印度新闻媒体已经屈服了,认为既然大部分公众支持总理,他们也应该支持。即使是持怀疑态度的记者也会自我审查,因为他们害怕被一个把爱国主义等同于支持莫迪的政府打上反国家的标签。

莫迪的政府还突然对外国记者施加了几十年来最严格的限制,而且没有任何解释。签证已经收紧,外国记者也被禁止进入印度东北部、查谟和克什米尔这些穆斯林占多数的地区。这里发生的故事十分震撼,以至于许多印度记者都认为,他们遵守了政府的原则,忽视了严重的侵犯人权行为。“我们没有公正对待这一重大事件。”印度主要新闻主播之一拉吉迪普·萨德赛(Rajdeep Sardesai)说:“我们本应该到那里去,从现场积极而独立地报告情况。”萨德赛说,印度记者可以前往的地方有安全限制,但他承认,限制还不止这些。

 

尽管莫迪经常吹嘘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但在“记者无国界”(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的新闻自由指数(press freedom index)中,印度在180个国家中排名第140位。

伦敦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的媒体教授巴纳吉(Shakuntala Banaji)表示:“过去6年里,印度媒体的状况有所恶化。”“绝大多数媒体报道中都没有留下任何真相或责任的表象。”

 

广告商的压力

来自广告商的道歉电话已变得如此普遍,以至于新德里电视台(NDTV)的高管们不再感到惊讶。

 

没有哪个电视频道比NDTV承受的来自莫迪政府的压力更大。NDTV是一个有影响力的频道,用英语和印地语播出节目。莫迪与之的恩怨可以追溯到2002年,当时他担任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长。NDTV的记者报道称,在数百名穆斯林在宗教引发的暴力中遭到屠杀时,莫迪的政府袖手旁观。当莫迪成为总理后,他的政府开始全面攻击NDTV,政府指控其通过与美国电视网络NBC的交易洗钱。这些指控已持续多年,NDTV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

将NDTV打造成不爱国品牌的努力产生了毁灭性的效果。在2016年11月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豪华汽车制造商戴姆勒(Daimler)对NDTV表示,它不会继续进行营销活动,因为“该频道的一些内容与反印度有关”。

 

最终,由于资金枯竭,这家电台解雇了数百名记者。NDTV现在的大部分广告都来自州政府,其中很多都是由反对党控制的。

 

“坚定地与国家政府站在一起”

印度媒体界的许多人都对莫迪表示了欢迎,他们意识到,民众的情绪已经从印度建国时的世俗主义转向了莫迪标志性的尖锐的印度教民族主义。

 

共和电视台的领导人阿纳布·戈斯瓦米(Arnab Goswami)表示:“我们是印度领先的新闻广播公司,在关键时刻,我们要坚定地与国家政府站在一起,而不是专注于找出问题所在。”

莫迪政府尤其关注广播媒体,因为广播媒体已经渗透到印度的每一个角落。它只批准了很少几个新的电视频道,就连美国媒体巨头彭博社(Bloomberg)也未能获得牌照,尽管它与印度合作伙伴投资了数百万美元。

 

在这种环境下,对莫迪的尖锐批评可能会终结职业生涯。印地语新闻频道ABP的一名主持人质疑了总理帮助贫困农民的举措的结果后,据几名在电视台工作的人说,每次播出节目时,卫星转播都会中断。前员工说,频道的所有者向节目主持人普尼亚·普拉桑·巴杰帕伊(Punya Prasun Bajpai)施压,要求他辞职,他一离开,卫星转播就没有中断过。

 

ABP的另一名主播夏尔玛(Abhisar Sharma)也在电视直播中批评了莫迪的公共安全问题,之后他在同一天被停职。夏尔马随后开始在YouTube上发表自己的评论,但支持莫迪的网络喷子也开始变得如影随形。夏尔马说,每次他上传一个视频,有些视频的浏览量高达数百万,与此同时,YouTube就会收到数千条投诉,说他说了不恰当的话。此外,该网站的算法还阻止了他可能获得的任何广告收入。“你逃不掉他们。”他说。

今年3月,喀拉拉邦的一家媒体和另一家电视台亚洲网络新闻(Asianet News)关闭,这是一个新的转折。这两个电台都用马拉雅拉姆语广播,马拉雅拉姆语是不到3%的印度人说的一种当地语言。这两家电视台播出的内容与德里暴力事件期间其他许多电视台播出的报道如出一辙:在印度教暴徒对穆斯林横冲直撞时,警方几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阻止他们。

 

但广播部门称,这两家电视台的报道“可能加剧全国各地的社会不和谐”。广播部长雅瓦德卡尔在听到很多关于停播的抱怨后,第二天早上撤销了命令。

 

“在民主体制中,新闻自由是绝对必要的,这是莫迪政府的承诺。”雅瓦德卡尔(Mr. Javadekar)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但每个人都必须承认,它必须是一个负责任的自由。”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关注我们·

2020-04-03 大侠

iWeekly

周末画报移动读本